上海中鄂船務代理有限公司

了解一下~誰是名副其實的“長江第一港”?

萬里長江航運資源豐富,也建設了眾多港口。但誰才是“長江第一港”,在上游卻有不同的答案。


  從地理位置來說,與四川省交界的云南省昭通市水富港是萬里長江航運的起點,這里是長江干流金沙江700多公里庫區兩岸水運物資翻壩轉運的最后一站。在這座位于金沙江畔的小縣城里,跨江大橋和路燈基座上,都標志著同一個詞:“萬里長江第一港”。


  但類似的說法和標語,也同樣在水富港下游40公里處的四川省宜賓市出現過。作為金沙江、岷江交匯的地方,這里是萬里長江的零公里起點。近幾年,宜賓港的航運吞吐量也迅猛增長。




  2018年7月26日,云南省水富港,幾名工人在工作。水富港在長江經濟帶、成渝經濟帶和滇中城市經濟圈三大經濟區域交匯處,長江、金沙江、橫江三江在此交匯。水富港順長江可直達上海,是云南省最長的內河航線。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趙迪 攝


  不光是名號,這兩個港口也經常拿數據說事兒。正在改擴建中的水富港設計貨物吞吐量540萬噸/年,能夠實現2000噸級以上船舶通江達海。而涵蓋11個作業區的宜賓港,今年一季度的貨物吞吐量就已經達到了3466萬噸。


  到底誰才是名副其實的“萬里長江第一港”?在名號爭議的背后,兩個港口應該如何定位,可以實現長江港口航運的協同發展?


  “長江第一港”之爭


  站在距離長江零公里起點十多公里的宜賓港碼頭上,四川宜賓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征宇多次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強調:“宜賓作為(長江)始發港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距此40多公里,云南省昭通市水富港的公開資料中也說:長江、金沙江、橫江的交匯處,內昆鐵路進入云南的第一站,萬里長江第一港。


  不只是長江邊的地理位置,這兩個港口所處的經濟區位也有著明顯的重合。在宜賓港的“自我介紹”中,其處于成都-貴陽、重慶-昆明“X型”交通交匯點,是成渝經濟區連接南貴昆經濟區走向東南亞的門戶。“宜賓港既是我們宜賓的港口,也是四川的港口,同時也是云南和貴州的港口。”劉征宇說。




2018年7月26日,云南省水富港現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趙迪 攝


  而在水富縣交通運輸局局長劉和開看來,位于云貴川三省交界,京昆、滬昆鐵路交界處的水富港,既是云南融入長江經濟帶的重要門戶,也是長江經濟帶、成渝經濟帶和滇中城市經濟圈三大經濟區域的聯系紐帶。


  作為建港歷史較為長遠的“老大哥”,水富港近幾年雖然在貨物吞吐量上已被下游的宜賓港超越,但也在加快擴充運輸能力。


  2013年,昭通市交通運輸局委托交通運輸部水運科學研究院編制了《水富港總體規劃》,擬建7個泊位,占地約400余畝,設計貨物吞吐量540萬噸/年,估算投資24.6億。目前正在加快中心作業區、物流園區和進港專用道路施工用地征拆,計劃2020年全面建成新的水富港。


  但這項計劃可能遭遇現實障礙。據劉和開介紹,目前宜賓到水富港的航道只能通行1000噸級(含)以下的船舶,若要提升水富港吞吐能力,首先需要提升這段航道的通行條件。但是,雙方圍繞這一航段的協調工作推進起來還不是特別順暢。


  而且,宜賓以上的長江航道也是一些珍稀魚種的重要棲息地,生態環保也是阻礙上述航道整治計劃成功實施的一個因素。“我們開了幾次協調會,但上面沒批回來,那就不能動,因為環保現在大家很重視。”劉和開說。


  長江港口如何協同發展?


  事實上,水富港和宜賓港之間競爭的,不一定只是“萬里長江第一港”的名號。類似的關系也不是此處獨有。在國家發展改革委綜合運輸研究所綜合研究室副主任樊一江看來,這兩個港口之間的關系,是長江沿岸眾多港口之間關系的一個縮影。


  “以前,地區之間分割比較嚴重,你干你的事不考慮我,我干我的事也不考慮你,所以會形成當前的局面。”在他的印象中,這類情況,在長江中下游地區也比較多見,有的地方甚至每個縣都有自己的港口。




  7月25日,云南省水富港,45歲的張忠喜在工地上工作。他的家鄉在遼寧丹東。據了解,水富港始建于1974年。近年來,水富港貨物吞吐量每年以20%―30%的幅度增長,已經超過了改擴建設計能力。2016年8月1日,水富港至G85高速公路聯絡線開工建設,同年10月,中嘴作業區開工建設,包括3個件雜貨泊位和貨物轉運場地,計劃2020年全面建成全新的水富港。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趙迪 攝


  樊一江認為,出現這類問題的根源還是各地產業發展缺乏差異化定位,“每個地方都想做大,但各自的特點沒有很明顯”,而且都想充分利用境內的長江岸線資源。在他看來,長江經濟帶上的城市應該根據自身產業特點、區域經濟規模來發展港口航運,應該對一些超其所需的港口建設計劃重新考量。


  那么,如何引導此類條件類似的港口協同發展?他認為,這既需要各地發改、工信、交通等部門從產業布局上做出協同發展的規劃和要求,也需要聽從來自企業和市場的聲音。“政府規劃應該考慮的是怎么提供服務、公共設施,但港口的發展應該更多地市場化操作。”


  事實上,長江經濟帶上各省市政府之間,正在圍繞產業、交通的協同發展探索較為成熟的溝通、協作機制。


  7月26日,第二屆長江上游地區省際協商合作聯席會議在四川成都舉行。會議審議了長江上游四省市(云南、貴州、四川、重慶)2018年將在生態環境聯防聯控、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公共服務共建共享、旅游合作共贏發展等4個方面合作的工作方案。




2018年7月26日,四川宜賓港。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趙迪 攝


  目前,宜賓港已與重慶港、南京港、上海港開展了業務或股權方面的深度合作。水富港與宜賓港也曾簽約,在集裝箱中轉、江海聯運、口岸通關、港口物流等方面加強合作。


  作為宜賓港的負責人,劉征宇非常期待未來在區域協同的背景下,與水富港或長江沿岸其他港口之間的協同合作。對于未來與各個港口的競爭,他認為這也是提升港口營運能力的機會。“企業看的是誰(哪個港口)更近,誰的成本更低,這是我們應該抓住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