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鄂船務代理有限公司

一條心 一盤棋 | 長江江蘇段過駁作業棄水上岸

距離開展長江江蘇段水上過駁專項整治活動已有一年時間。活動開展至今,實現了無水源地過駁、無未經許可的船舶過駁、無砂石以外的貨物過駁的“三無”目標。



江蘇實施規范過駁區專項整治活動,成效顯著。


2017年5月,江蘇省政府下發《開展長江江蘇段水上過駁專項整治活動的通知》,要求在滿足市場需求的前提下,加快淘汰過剩產能,2020年年底前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全面取締長江江蘇段水上過駁作業。今年3月,交通運輸部長江航務管理局、江蘇省交通運輸廳聯合出臺《關于長江江蘇段水上臨時過駁規范管理的實施意見(試行)》,進一步鞏固長江江蘇段水上過駁整治工作成效。


疏堵結合 過駁點只減不增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長江江蘇段航運經濟的迅速發展,加上當時港口吞吐能力不足等多種因素影響,水上過駁作業開始興起,在一定時期內,緩解了沿江砂石裝卸碼頭不足和沿江城市建設發展對砂石等原料旺盛需求的矛盾。


然而,隨著市場規模的無序拓展,水上過駁對長江生態環境和水上交通安全的威脅劇增,嚴重影響長江行洪、船舶通航、生態環境保護和長江飲用水安全。江蘇省政府高度重視,三任分管副省長張敬華、藍紹敏、費高云分別主持召開了整治工作動員電視電話會、專題調度會和專題調度視頻會,交通運輸部副部長何建中在江蘇省港口一體化工作會議上對長江江蘇段水上過駁整治工作也提出明確要求。2017年5月,江蘇省政府印發《通知》,聯合交通運輸部,全面開展長江江蘇段水上過駁專項整治。


“專項整治行動開始前,長江江蘇段分布水上過駁點有22處,過駁浮吊700臺,314個經營主體,從業人員近萬人。”江蘇省長江水上過駁專項整治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江蘇省整治辦)副主任、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丁軍華介紹說,綜合考量全省經濟發展對砂石的需求,江蘇省將原22處水上過駁作業點壓減至7個水上臨時過駁作業區,砂石過駁能力完全滿足周邊的砂石需求,有力穩定了全省砂石市場價格。同時,700臺浮吊壓減至符合安全標準和環保要求的345臺準入浮吊進入臨時過駁區,355臺浮吊被清理出過駁市場,壓減數量超出了預期的目標。


長江江蘇段水上過駁規范有序。


為了加強過駁市場管理,《實施意見》明確,水上過駁作業必須在劃定的過駁區內進行,準予過駁的浮吊必須在核定的過駁區內作業,不得進入其他過駁區;過駁區內不得從事砂石以外貨種的過駁;除海輪過駁作業點外,其他過駁作業點不得為海輪提供任何過駁作業;對運載來源不明的砂石或非砂石貨種的運輸船舶,一律不得提供過駁服務等。


“我們堅持‘只減不增’,逐步減少水上過駁行為,2020年年底前統籌規劃建設配套作業設施,實現過駁作業‘棄水上岸’。”丁軍華表示,經過一年多的專項治理,長江江蘇段實現了無水源地過駁、無未經許可的船舶過駁、無砂石以外的貨物過駁的“三無”目標。


財政補貼 鼓勵浮吊業主自行轉型


浮吊流動性強,整治工作面臨著“兩多三大”(經營模式多、跨省域跨市區作業浮吊多,摸排難度大、管控難度大、主體責任落實難度大)的特點。為此,江蘇省整治辦按照“一船一檔”的要求,指導各市進行“地毯式”摸排,建立全省統一的浮吊數據庫,防止出現浮吊流竄導致統計數據紊亂的情況。


從需求與供給、整治與穩定考量,江蘇省首先制定全省過駁水域壓減不少于三分之一、屬地水域過駁浮吊壓減不少于三分之一的總目標,各市綜合考慮區域內已存在的浮吊數量和過駁區的容量,分別確定壓減比例。此外,考慮到整合工作觸及被整治浮吊的切身利益,省、市兩級政府共拿出1.2億元財政資金對自愿駛離江蘇水域或進廠拆解的浮吊給以30萬至60萬元不等的財政補貼,鼓勵浮吊業主自行轉型。


據此,各市充分尊重浮吊管理公司和浮吊業主自治的主動性,采用“公司整合、自由組合、政府補貼和去留自愿”等方式對浮吊予以整合壓減。其中,常州市水域未設置臨時過駁區,組合準入的浮吊需異地安置,常州市整治辦根據全省調劑的配額,制定了準入經營浮吊分流方案,并運用公開抽簽的方式確定了每臺準入經營浮吊的安置地;鎮江市創新采用浮吊業主自由組合的方式進行合伙制經營,以資本為紐帶,讓更多浮吊業主在其浮吊退出市場后仍能繼續在水上過駁收益中獲益,浮吊總量得到了大幅壓減的同時,有效解決了壓減導致大量人員失業的難題;南通市根據“去留自愿”原則,經營管理主體運用股份制經營方式對轄區浮吊進行壓減。


值得一提的是,在海輪過駁浮吊整治中,鑒于海輪過駁浮吊具有船況新、吊臂大、造價高、效益好、裝卸快、不宜從事內河船過駁的特點,江蘇省整治辦綜合研究,設置1個海輪過駁點,安置13臺海輪過駁浮吊,既緩解海輪過駁浮吊全部取締成本過高的矛盾,又滿足全省經濟發展對砂石用料的需求。


港口海事公安共建長效監管機制


5月23日,江蘇省交通運輸廳港口局、江蘇省地方海事局、江蘇省交通運輸廳航道局聯合印發《〈長江江蘇段水上臨時過駁規范管理實施意見(試行)〉實施細則》,明確了各行政管理部門的相關職責。其中,港口行政管理部門負責發放臨時港口經營許可證、履行過駁區內經營市場秩序管理職能等;地方海事部門負責綜合執法打擊非法過駁作業、船舶登記管理等;船檢部門全面停止長江江蘇段從事水上過駁作業的新造浮吊的船舶檢驗發證工作等;航道管理機構負責禁止非法浮吊通過內河船閘進入長江江蘇段。


工作人員耐心宣講過駁政策。


“長江水上臨時過駁區監督管理目前尚無法定職責,港口、海事、公安等部門從服務大局、主動擔當出發,厘清了各方關于臨時過駁區特許經營管理的職責邊界,探索建立水上過駁長效監管機制。”丁軍華表示。


據悉,為抑制非法過駁死灰復燃,5月25日,江蘇省整治辦印發了《關于嚴厲打擊水上過駁違法行為的通知》,明確了七類水上過駁違法行為,要求港口、海事、長航公安等部門定期和不定期組織召開聯席會議和開展聯合巡航執法,建立水上過駁聯防聯管機制,鞏固專項整治成果,深化建立長效管理機制。


與此同時,各市經充分醞釀,按照特許經營的方式,確定了鎮江港發集團、江陰港口集團等8家經營管理主體,對7個水上臨時過駁作業區進行規范化管理,水上過駁市場實現了從混亂無序到科學規范的轉變。


“省整治辦組織8家經營管理單位赴湖南岳陽、無錫江陰、南通天生港等地調研交流管理經驗,組織召開3次水上過駁管理研討會,全面提升經營管理單位的水上過駁管理能力。”江蘇省整治辦副主任、江蘇海事局副局長徐偉表示。